曬傷治療方法與皮膚病理

曬傷(sunburn)與皮膚癌:皮膚病理變化與治療方法


皮膚科  王修含 醫師

請問醫生,皮膚曬傷怎麼辦?要如何處理?
曬傷(sunburn)是皮膚科門診常見的問題之一,雖然曬太陽有助於皮膚合成維他命D,但也會讓皮膚泛紅、變黑,如果未適當防護的皮膚過度曝露在陽光之下,則會發生曬傷,例如臉部曬傷、頭皮曬傷、四肢軀幹部的曬傷等,這是因為陽光中的紫外線所致。曬傷通常是皮膚的表淺性灼傷,其深度屬於一級灼傷(又稱為一度灼傷,first-degree burn),但如果太過嚴重,可能會出現水泡,則屬於二級(second-degree)灼傷。曬傷會傷害皮膚細胞的DNA,並導致皮膚發炎反應,此時血管會擴張,所以皮膚會呈現泛紅的外觀。

曬傷後的皮膚病理學變化

如果使用反射共聚焦顯微鏡(reflectance confocal microscopy, RCM)進行活體觀察,可發現紫外線一開始會使皮膚出現發炎反應,例如產生發炎細胞、微血管擴張、水腫,然後出現細胞凋亡後的角質形成細胞(keratinocytes),又稱為曬傷細胞(sunburn cells),而且黑色素細胞(melanocytes)會被活化,在最後階段,表皮結構會被破壞,出現曬傷脫皮症狀。

紫外線曝露後皮膚變化的時序關係

1. 一小時

在照射紫外線一小時後,皮膚內的肥大細胞(mast cell)會將細胞內的許多物質釋放出來,例如組織胺(histamine)、腫瘤壞死因子-α(tumor necrosis factor-alpha, TNF-alpha) 、血清素(serotonine)等,使得血管通透性增加,皮膚變得較為水腫,出現發炎反應,並使得血液中的發炎細胞移動到這個區域,這些細胞包括白血球中的中性球(neutrophil)與T型淋巴球(T lymphocytes)。

2. 兩小時

表皮層的角質形成細胞(keratinocytes)受到紫外線B光(UVB)照射後,也會釋放TNF-alpha,配合多重生化反應,會使角質形成細胞進行「細胞凋亡」(apoptosis)的變化,形成所謂的「曬傷細胞」(sunburn cells),其嚴重程度與接受的UVB劑量有關,而且在紫外線照射兩小時內就會發生,在一次的曝露下,只要接受2000 J/m2的UVB能量強度,就會誘發皮膚出現明顯的曬傷細胞。但如果DNA受損的角質形成細胞在照射後未進行細胞凋亡,這些倖存的細胞將可能出現癌化的跡象,日後發展為皮膚癌。

3. 三至四小時

曬傷後的皮膚泛紅,通常在照射後三至四小時發生,並於二十四小時後達到高峰。

4. 一至三天後

當皮膚受到紫外線刺激當下,為了緊急應變曬傷的狀態,既有的黑色素(melanin)會藉由氧化、重新分布的方法,讓皮膚暫時性變黑,但這種變化可能快速消退,或只持續幾天。為了增強皮膚日後對抗紫外線傷害的保護能力,黑色素細胞在遭受紫外線刺激後,將合成更多黑色素,讓皮膚外觀變得較為黝黑,就是所謂的「曬黑」,這種反應可這種色素變化通常在一至三天後較為明顯。

5. 四至七天後

曬傷後的皮膚泛紅會在四至七日內消退,被破壞的表皮細胞脫落過程中,皮膚會出現乾燥粗糙、皮屑剝落等脫皮現象。

6. 長期變化(曬傷與皮膚癌的關係:紫外線造成的長期變化)

如果皮膚反覆受到紫外線刺激、不斷地曬傷,表皮層會增生變得較為肥厚,而且角質層也會增厚。紫外線亦會抑制皮膚的細胞反疫反應(cell–mediated immunity),提高皮膚感染的機率,並可能誘發皮膚癌。有些使用室內曬黑機(indoor tanning)的人士,雖然很少進行戶外日曬的活動,但會使皮膚罹患黑色素細胞癌(melanoma)的機率增高。

曬傷的處理與治療

大部份的曬傷都是一級灼傷,不會危及生命, 只需症狀治療,但嚴重曬傷則可能進展為二級灼傷,此時會出現水泡,就需要給予比照燒燙傷的積極治療。

Q1: 為什麼要預防曬傷?曬傷有長期後遺症嗎?

曬傷處理中,「預防重於治療」是最重要的觀念。有人說:「曬傷沒什麼,幾天後就好了,曬傷圖案不要太囧就沒問題?!(此為錯誤觀念!)」事實上曬傷後有可能出現長期後遺症,許多流行病學統計都發現孩童時期的日曬是長大成年後發生皮膚癌的重要危險因子。

當紫外線傷害皮膚時,表皮層的角質形成細胞會出現「細胞凋亡」(apoptosis)變化,形成「曬傷細胞」(sunburn cells)。問題在於,某些角質形成細胞照射後並不會進行細胞凋亡的生化反應,但它們的DNA卻已受損,可能出現基因突變,這些劫後餘生但DNA受損的角質形成細胞將可能出現癌化的跡象,而且紫外線會抑制反疫反應,增加誘發皮膚癌的機率。


Q2: 如何避免曬傷?

要預防曬傷,應避免在烈陽下活動,並儘量以衣物、帽子、建築物等方式遮蔽,減少暴露在烈日下的皮膚面積,必要時可使用防曬乳保護外露的皮膚,預防曬傷

Q3: 好像快要曬傷了(或已經輕度曬傷了),怎麼辦?

當曝晒較久,皮膚有疑似曬傷症狀或已有輕度曬傷現象時,可比照燒燙傷的初步處理,以乾淨清涼的冷水沖洗皮膚,以沖水、冷敷的方式帶走皮膚內的熱能,亦可減少皮膚不適。

Q4 : 曬傷後要吃藥嗎?

曬傷症狀治療方面,可儘早使用服用類固醇或非類固醇類消炎藥(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s),可舒緩疼痛與發炎的症狀。對受傷的皮膚進行冷敷措施,也可暫時緩解皮膚的不適。曬傷後的搔癢症狀,可服用抗組織胺緩解皮膚癢感。

Q5: 曬傷後要擦什麼藥?

外用類固醇藥膏可用於治療曬傷,但早期使用的功效較大,如果在接觸紫外線前30分鐘或照射後六小時內使用高強度外用類固醇,會較有幫助。但如果在六小時或二十三小時後才使用,則較無法降低急性曬傷反應。

Q6: 曬傷可以擦乳液嗎?

雖然有多種乳液、類固醇、非類固醇類消炎藥、抗組織胺、抗氧化劑與各種藥膏都被用於處理曬傷,但大部份研究都顯示這些治療雖可能有助於緩解症狀,但無法縮短恢復期。

Q7: 曬傷後要打點滴嗎?

出現嚴重泛紅、水泡的曬傷,可能需要經由口服或靜脈注射方式補充體液,在有破皮傷口的情況下,可考慮避免使用類固醇,以減少感染的可能性。

Q8: 曬傷擦蘆薈有效嗎?

蘆薈是相當受歡迎的皮膚舒緩用途植物,日常生活中常可看到,蘆薈成分也常被添加於藥妝品中,蘆薈葉片中的黏液為無色凝膠,具有99.5%水分和複雜的混合物,包括胺基酸、黏多醣、氫醌苷和礦物質。蘆薈可增加皮膚血流量、減少菌量、抑制發炎反應,並加速傷口癒合能力。許多人在曬傷後會使用蘆薈(aloe vera),但蘆薈並不能縮短曬傷後皮膚的恢復期,只能改善曬傷後的不適症狀

小提醒:以蘆薈治療曬傷時,只能採用葉肉內的無色黏液,不適合添加蘆薈綠色外皮與黃色汁液成分。
圖:蘆薈(aloe vera)是相當受歡迎的皮膚舒緩用途植物,常被添加於藥妝品中,但蘆薈並不能縮短曬傷後皮膚的恢復期,只能改善曬傷後的不適症狀。(圖片來源:http://en.wikipedia.org/wiki/Aloe_vera)

Q9: 許多曬傷治療法都無法縮短恢復期,那治療的主要目標是什麼?

綜而言之,目前的曬傷治療主要目標,在於舒解紫外線造成的症狀,例如紅、癢、腫、痛,並於嚴重的曬傷狀況下,防止感染,並給予補充體液等支持性療法。在罕見的情況下,如果二級灼傷的面積過大(例如超過成人體表的25%),則需考慮轉送燒燙傷中心病房處理。若曬傷後出現傷口,應妥慎處理,必要時需使用抗生素治療,避免併發感染、蜂窩性組織炎等問題,造成疤痕的後遺症(例如肥厚性疤痕蟹足腫)。

預防皮膚癌:從小開始

如前所述,紫外線會抑制反疫反應,並可能誘發皮膚癌。許多流行病學研究顯示,孩童時期的日曬是日後成年期產生皮膚癌的重要危險因子,然而在美國的統計顯示,孩童與青少年發生曬傷的機率高於成年人。因此為了預防皮膚癌,一定要從小時候開始就進行防曬等紫外線防護措施。

本站文章版權所有,歡迎非商業性「部份」轉載(請勿全文轉載),轉載請註明作者姓名標示(皮膚科王修含醫師)與出處(skin168.netskin168.comskin168.org),禁止更動內文,並提供有效的本站超連結。】

參考文獻:

1. Medscape網站
http://emedicine.medscape.com/article/773203-overview#showall
作者:Christopher M McStay, MD. 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Emergency Medicine, New York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Bellevue Hospital Center.
Ershad Elahi, MD. Resident Physician, Department of Emergency Medicine, Bellevue Hospital Center, New York

2. J Eur Acad Dermatol Venereol. 2014 Aug;28(8):1061-8. doi: 10.1111/jdv.12284. Epub 2013 Oct 17. UV-induced alterations of the skin evaluated over time by reflectance confocal microscopy. Koller S, Inzinger M, Rothmund M, Ahlgrimm-Siess V, Massone C, Arzberger E, Wolf P, Hofmann-Wellenhof R.

3. J Invest Dermatol. 1995 Jun;104(6):922-7. Ultraviolet-B-induced apoptosis of keratinocytes: evidence for partial involvement of tumor necrosis factor-alpha in the formation of sunburn cells. Schwarz A, Bhardwaj R, Aragane Y, Mahnke K, Riemann H, Metze D, Luger TA, Schwarz T.

4. Int J Biochem Cell Biol. 2005 Aug;37(8):1547-53. Epub 2005 Mar 8. The sunburn cell: regulation of death and survival of the keratinocyte. Van Laethem A, Claerhout S, Garmyn M, Agostinis P.

5. J Natl Cancer Inst. 2014 Jul 16;106(7). pii: dju219. doi: 10.1093/jnci/dju219. Print 2014 Jul. Exposure to indoor tanning without burning and melanoma risk by sunburn history. Vogel RI, Ahmed RL, Nelson HH, Berwick M, Weinstock MA, Lazovich D.

6. Pigment Cell Res. 2004 Feb;17(1):2-9. Tanning devices--fast track to skin cancer? Young AR.

7. Arch Dermatol. 2008 May;144(5):620-4. doi: 10.1001/archderm.144.5.620. Topical corticosteroids i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sunburn: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clinical trial. Faurschou A, Wulf HC.

8. Am J Clin Dermatol. 2004;5(1):39-47. Management of acute sunburn. Han A, Maibach HI.

9. 邱品齊、王修含、蔡逸姍編譯,藥妝品學(Cosmeceuticals), 2010年, Elsevier Taiwan LLC.

10. Draelos: Procedures in Cosmetic Dermatology: Cosmeceuticals, 2nd ed. 2008 , Saunders

11. J Am Acad Dermatol. 2006 Oct;55(4):577-83. Epub 2006 Jul 17. The epidemiology of sunburn in the US population in 2003. Brown TT1, Quain RD, Troxel AB, Gelfand JM.

12. Pediatrics. 2006 Sep;118(3):853-64. Trends in sunburns, sun protection practices, and attitudes toward sun exposure protection and tanning among US adolescents, 1998-2004. Cokkinides V1, Weinstock M, Glanz K, Albano J, Ward E, Thun M.

本站文章版權所有,歡迎非商業性「部份」轉載(請勿全文轉載),轉載請註明作者姓名標示(皮膚科王修含醫師)與出處(skin168.netskin168.comskin168.org),禁止更動內文,並提供有效的本站超連結。】